首页  »  迷情校园  »  初夏之悸

初夏之悸

添加:2018-07-12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初夏之悸


初夏,刚下过雨的晚上。操场的积水尚未消退,远远的传来连续的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的声音。

刚进入这所位在新开发社区的高级职业学校教书的年轻女教师陈莉蓉,在黯淡的路灯下正走向她位于新建教学大楼旁停车位的爱车,新买的Verita,复古的酒红色正好与她的深蓝色套装相互形成强烈的对比……

想到今晚将与许久未见的情人相会,心头不由浮出一丝甜蜜幸福的感觉。

想到这,她那两腿尽头的神密谷地,也彷如操场上的积水般的湿润了起来……

上个月的今天,那个叫刘士贤的男人--她的情人,才抚慰过她那寂寞的身体……一次一次的冲刺,将她带向永无止尽的高潮迭起……她的樱唇、她的密地、她的后花园,承受着他那有力的冲击,在一晚的缠绵后,她不得不在第二天向学校告假,以掩饰因整晚未眠而浮现的黑眼圈以及因快感来临而不停收缩的腿部所产生的软痛……

而30天后的今晚,又是他放假的日子。虽然她还没到家,但可以预期到的疯狂之夜,已令她的子宫开始轻微的收缩,彷佛要将内藏的爱液全部挤出,为这一夜的疯狂做好准备。

深蓝色的西式套装隐藏不了她那窈窕的曲线,尤其是今年流行的短裙加侧开衩让她修长的腿无可避免的露在外面,坐下时几乎只差1公分,长统白色丝袜的那圈松紧带就会毫无保留的展现了。

套装的低胸丝绸衬衫紧贴着她丰满的胸口,薄薄的蕾丝半罩杯胸罩并不能阻止她敏感的乳头在走路时与她的榇衫互相磨擦带给她阵阵的酥麻。

而丁字内裤原本是为了避免在紧身窄群外露出内裤的线条,却在她每次走路,站起与坐下时深深的勒进她的双股,内裤上仅有的一小片布也毫不客气的陷入她的狭缝之中挑动着她的情欲之源。

而鞋跟高达3寸的黑色短筒马靴使她走路时不得不扭动着臀部以保持身体的平衡,这不经意的扭动,对于她内裤原本所产生的刺激,又起了相乘的作用。

即使是在这由行政大楼到停车位的短短200公尺,内心的期待与衣物的磨擦早已让她的情欲决堤,如黄河破口般的一发不可收拾……

“啊……难道我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吗??”好不容易在车旁站定,一边手忙脚乱的自背包中找着遥控器和车钥匙,一边想着早上和教务主任李太佑讨论课程安排时,李主任那不时窥探她胸口的眼光,还有下午上计概时那班男生不时对着她那美腿扫视的眼神,和下课后那个来问她问题的男生……好像叫王与彬吧?还有他那无法离开她胸部的一对灼热双目……

找到了!……忽然现身的遥控器和车钥匙将她拉回了现实。

“算了……别想太多了。”

边告诉自己别胡思乱想,边用遥控器打开了车门,坐入了车中,发动了引擎,向着她与男友相约的地方驶去……

打开了车窗,她觉得窗外自然的风远比车内那经由机器造出的冷气要舒适的多。车内的冷气,除非下雨或塞在车阵当中,否则她是几乎不会使用的。

那种乾燥、冰冷,带点金属气味的冷风,总让她觉得好像有支金属的手在抚摸着她的胸口,而且也总是让她回想起和她的初恋情人在“厚德路”(作者注:HOTEL)度过的初夜,那房间的味道。

回想起三年前的初夜,那一晚紧张的心情完全表现在她额头上不断冒出的汗珠,即使是在已经洗完澡后,她还是无法停止冒汗。就算是David再怎么温柔的轻抚着她的身体,她仍然无法想像再过一会,成为女人将要承受多大的痛楚。

David是她的学长,在一次系上的聚会中相识,然后经过了短暂的温馨接送情后,她顺理成章的和他形影不离。

直到今晚,为了庆祝David的生日,两人一起享用了一餐西式美食,在光和鲜花的陪称下,她不由得多喝了几杯红酒。

随着酒精在体内的运作,她有了一种异常的冲动,她拉着David来到了这家厚德路的门口,但又不知所措。

直到她被温柔的拥抱惊醒,才发现自己在恍惚中已经处于房。

“一起洗个澡吧!”David问着,然后两人置身在以半透明刻花玻璃和床分隔的浴室中。

温热的水带起潮湿的雾气,洒在她的身上。在两人交往的这半年中,虽也彼此探索过对方的身体,但却一直限在上半场,对于男人的下半身该长啥样,除了曾经过的A片外,她实在拿不出什么主意。

直到现在,得以在明亮的灯光下正视这不曾仔细观察过的地方,她还是不禁烧红了脸。

不知是因为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赤裸,还是第一次面对着一个赤裸的男人,David的手指开始不安份的在她敏感,娇嫩的乳头上活动,酥、麻、痒的感觉和过往探索对方的身体时并无二致,但是只有一支手而已,另一支手正在她那未经开发过的原始丛林中,寻找着诱人的金矿,而且看来矿脉的源头已经落入五指大军的掌握之中。

不曾体验过的刺激已经开使产生,一阵阵的快感冲击着她的情欲中心,无法控制的洪水奔流而下,顺着大腿,混在淋浴的水花中流入排水口。

两片粉嫩的花瓣早已因充血1而红肿。“喔……哦哦……”不自觉的她,低喊着,“这种感觉真是太妙了……”她思考着。

同时一把握住那没有碰过的,David的阳物。然后以A片中学来的手法,前后套弄着。

在她凌厉的十指攻势下,David露出败像,在她身上活动的十根手指的步调渐渐的无法一致,握着她乳房的力量也越来越大。终于,在他的手指停止活动的瞬间,那支小小David积存了22年的存款,随着肌肉的压缩,喷在她的肚脐上,然后被毫不流情的自来水,带入了淡水河。

擦乾了彼此的身体,两人赤裸裸的躺在一起。年轻人的元气充足,才刚发泄过的那支阳物,随着有线电视饭岛爱扭动的身体正在缓缓的胀大。

David挪动着身体,把脸贴在她的丰润的大腿,沾满唾液的舌头正试图在矿坑中努力的前进。

汗水仍然不能控制的在她额前冒出,但是异于刚才手指所产生的刺激,舌头上凸起的味蕾为她带来另一种无法言喻的高潮,小小粗糙的味蕾在她粉嫩的花办上刮着,在她矿脉的源头--她的情欲警报中心--擦着,一波一波袭来的快感,终于让她的汗水停止出现。

她已经全然投入了这场情欲的战争,而且用两手压着David的头,试图加速这场战争的进行。

洪水已经滥成灾,床单上一滩水痕证明她已经作好准备,David翻身而起,趴在她的身上,坚实的胸膛紧靠着她圆润的乳房,自发的,不必任何前辈的指导,她更用力的分开了她的双腿,期待着第一次被充实的感觉。而他用一支手撑起了上半身,用另一支手导正小兄弟前进的方向,缓缓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莉蓉这时已经感到身体里一路披荆斩前进的小条子所带给她的充实感受,当然啦,带着一点刺痛,一点撕裂的感觉,毕竟这是她第一次的正式与男人的接触,不过这一点点的痛苦,让她真正体会到了成为一个女人的感觉。随着小肉柱的前进,撕裂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不国在前进到顶点时,疼痛不再增加,取而代之的是阵阵的酥痒。

“感觉如何?”David在她的耳边轻声的问道。

“不要动,让我先休息一下。”莉蓉这么说。

但是David的手跟舌这时并没有闲着,两手在她粉嫩的乳头上正轻重不一的搓着,时而用食指跟中指轻轻的掐一下,时而用姆指跟食指挟住那个小红梅向上提起,然后再用力的揉两下,而同时舌尖也在她的耳垂上前后不停的舔着,随着奶头跟耳垂受到刺激所带来的快感,莉蓉渐渐的忘了下面的疼痛,脑中的活动几乎都暂停了,只剩兴奋中心全心全意的接受着全身各处敏感带传回来的讯息,爱液如洪水决堤般的从秘地流出。

David这时已经感觉到原本紧绷着包围他的小肉棒的肉已有软化的迹像,于是他开始了前后往复的活塞运动,运用腰力将臀部一前一后的慢慢移动,一开始,只是轻缓的移动,但是已经意乱情迷的莉蓉并没有发现,随着往复运动的频率渐渐的提高,这时她才有反应,但已经来不及阻止David的行动,不过她很快的就发现疼痛的感觉已经消失,取而带之的是酥麻的快感,就像有人一直给她搔痒却无法停止一般。她全身的肌肉开始不由自主的收缩,紧绷,嘴却无法控制的开始张开,从喉咙中吐出了原始的讯息:“唔……哦……啊……啊……快一点,再动快一点,David,你真坏,呜,快,快啊……”

David听着她的淫声浪语,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抽插的频率,从原先的三十赫兹倍增为六十赫兹,然后提高到人体所能达到的极限。

“啊……David,我不知道…原来你这……么厉……哦……害,快……你再快一点……我快不行了,快啊……啊……啊……哦……哦……你真强壮,我快被你干死了……啊……哦……哦……瓯…啊……我快升天了!”

这时小阴唇被肉棒带着一下一下的翻开又缩入,就像正在一吐一吸的把肉棒含住又吐出,而白色的带点粉红的淫水也随着肉棒的前后移动而被带了出来,顺着阴唇往下流到会阴处,又流到了正在一张一缩的菊花蕾上,然后沿着臀沟沾染到床单,在白色的床单上留下了一朵粉红色的云,为莉蓉的第一次留下了证据。

David的手这时也没闲着,他的右手决定放弃攻击莉蓉的奶头,转向更有值的战略目标:阴核前进。虽然这样对David而言不是很舒适,但他从书本及A片中学到的知识告诉他这样会让莉蓉爽翻天,于是在找到了战略要地后,姆指开始尽职的活动,一下一下的压着那个小小粉红的突起的小颗粒,同时轻轻的左右揉搓。

“不要啊!快停啊!呀!不要哦……我快喘不过………哦……喔……啊……气来了!”

原本已在顶点的她,这时又被推向了另一个高峰,就像汽车在经过了一阵加速后,又退档再重踩下油门一般,将人推进椅背的那种两段式感觉。莉蓉这时的脑中一片空白,唯一还在做用的快感中枢几乎已经要麻痹了,但是阴核跟阴道中传来停不了的快感,一直无法停止的作用在她的全身,她的手跟脚都不由自主的收缩,脚趾跟手趾一阵阵的蜷曲,她已经无法控制了,张大了嘴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喊着:“干死我吧!David!快点用力的干我吧!”

她忘情的大叫着,David受到这个鼓励,更加勤奋的埋头苦干,每次都把肉棒抽出到只剩个龟头留在她的阴道内,然后再狠狠的一插到底,小阴唇早已不是粉红色了,随着高潮的时间持续而不断充血的小阴唇现在已经是娇艳欲滴的玫瑰红,而且随着肉棒的进出不停的被翻出来又挤进去。这时的David把右手又换了个位置,从阴核上移开,顺着腰部的曲线移到了臀沟,找到了菊花蕾的中心,然后食指毫不犹豫的藉着大量淫水的润滑插了进去,直到第二个指节的关结处才停止。

莉蓉虽然知道David的手不规矩的移到了她的另一个禁地,但却不知道他要干嘛,直到菊花蕾第一次不是排出东西而是被插入异物时才警觉到她的屁眼的第一次已经被David的右手食指给夺去了。因为这种肛门被异物占有的感觉并不是十分的不适,所以从她嘴中说出的“不要啊David,别弄我屁眼”这句话显然不是很有说服力。

David当然没有停止他继续深入探索莉蓉直肠的欲望,右手食指尽职的跟它的同胞肉棒一样开始了彷佛永无止尽的活塞运动,而龟头的下方,最敏感的地方,也在每次的前后移动中隔着一两层薄薄的皮感到了食指的存在,而这种前后双重的刺激让莉蓉的高潮来临,她叫着,喊着:“哦……David,我不行了,升天了,哦……喔……”同时阴道的内壁也一阵阵的收缩。

而虽然David因为之前已经有过一次的刺激而使的神经比较迟顿,但是现在这样被嫩肉紧紧夹着、包围着,还一阵阵收缩的感觉所给他的刺激却是前所未有的,于是她也支持不住了,在一阵狂暴的抽插后,他的精门关一松,一股热流喷向莉蓉的子宫,射在莉蓉的子宫颈上,让她登上了最高峰。莉蓉现在才知道成为一个女人的感觉有多奇妙,同时她也发现自己体内的淫荡因子,已经开始生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