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黄色笑话  »  白领少妇语菲

白领少妇语菲

添加:2018-07-12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白领少妇语菲


语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白领女性,每天穿着品牌的职业女装,脸上化着精致不变的淡妆,上面飘着白领小姐千篇一律的矜持微笑。

如果不苛求的话,语菲还是一个幸福的女人。有一个爱她的丈夫,还有一个刚刚四个月的儿子,但美中不足的是丈夫是一名大气物理学家,每年中有大半年是在科学考察船上渡过的。

如果没人告诉你,你绝对不相信语菲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她的身材依然美好,美丽的臀部因为生过孩子而略显丰满,两只大乳高傲地向上翘着。

在罗西出现之前,语菲一直认为自己平淡而知足的生活是美好的,生活之路是花香满径。但罗西的出现1打破了语菲宁静的生活,使语菲又一次陷入了爱情的甜蜜之中。人们说恋爱中的女人最美,如果女人是花,那麽爱情便是养料。

罗西是公司里新来的职员,当语菲休完三个月的产假上班时,发现公司里出现了几个新面孔,其中就有罗西。

公司里所有的职员都集中在一个大平台,彼此用半人高的挡板隔着。虹虹是刚刚大学毕业后招聘来公司,就坐在我对面,南方姑娘,长得甜甜的,但个子比较矮,属於那种玲珑小巧型的。坐在虹虹对面的,与虹虹同时进公司的那个小伙子,身材较魁梧,也比较英俊,他就是罗西。

其实人和人之间是有缘份存在的,语菲和罗西之间就很有眼缘,语菲第一次与罗西目光接触的那一刻,她就捕捉到了久违了的东西,那是一种浪漫、一种温馨、一种令人心跳的感觉。当那种目光再次、再几次被语菲捕捉到的时候,语菲的心里只有一个感觉∶好想谈恋爱。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是一句至理名言。据说国外许多大公司在公司职员配置上,总是把男女比例作为一项重要议程来考虑。那段时间,语菲就明显地表现了出来,她比以前更注重打扮,也比以往更热爱工作,在办公室里也又多了一份期待。

每天语菲和罗西都有那么几次有意无意的眼神交流,这已成了每天必然要做的工作之一。其实语菲也早就观察到罗西对自己有好感,每当她碰到什麽问题,罗西总是一下子冲出他的“隔楼”跑到语菲的身边;而每一次语菲坐在那里自1言自语地发问,罗西也总是第一个答腔;有时在楼道里相遇时,彼此会心的一笑。那种默契和感觉,好像彼此的心事对方已全都明了。

语菲结婚两年多,一直过得满足而平静。罗西是她结婚後生活中出现的第一个令她想接近又怕接近的男人,那种神秘和欲舍还留的感觉有点儿像初恋。一个安稳的家,一个爱自己的丈夫,虽然丈夫不在时,女人肉洞中的那种骚痒令人心烦意乱,但还有一个可爱的孩子,这一切曾经是语菲的满足。

那天,语菲在打一份文件时电脑出了问题,反覆试过几次还是不成,气得语菲又是拍打电脑,又是唉声叹气。

就在这个时候,罗西走了过来,好像是不经意的,罗西的一只手放了在语菲的後背上,另一只手熟练地操纵起鼠标。

语菲只感觉到罗西放在自己背上那只手传来阵阵的热感,自己周身也散发出愉快的芳香,自己没有一点儿拒绝的意思,不但自己的周身舒服无比,就连自己的小肉洞里也开始湿润起来,语菲禁不住挟紧了双腿。

很快,电脑的小毛病就被排除了,罗西的那只手也从语菲的背上拿走了。罗西看了看语菲那挟紧的修长双腿,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一天,语菲为了打完一篇老板明天要的报告,就加班加点地打起来,当她打完时才发现已经下了班,办公室里已经没人了。

正当语菲关闭了电脑准备离开时,忽然被人从後面抱住了,语菲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罗西。罗西此时从後面抱着语菲,已经勃起的肉棒顶在语菲的肥嫩的屁股上,双手向前揉搓着语菲的两个大乳房。语菲本来对罗西就有好感,自己也曾幻想过罗西的那强壮的身体,此时语菲被罗西揉得唿吸急促,双颊红润。

语菲自从怀孕后几乎就不和老公做爱了,孩子出生後,丈夫就没在身边。有时语菲也会激起正常女人的性欲,每当这时心里就像有一团火在烧,但也只有挟紧双腿任由淫液由小肉洞中涌出,或用手指揉搓可爱的阴唇来解决。

语菲被罗西抱得全身酸软,嫩乳在罗西的揉搓下已涌出了乳汁,小肉穴里也流出爱液。语菲此刻心里是一千个愿意,但女性的矜持仍使她用手按住自己胸前的两只大手,说道∶“别┅┅别这样,罗西。”

罗西一边把手探向语菲的两腿中间,一边轻咬着语菲的耳尖说∶“别什麽?是不是叫我别停?”说着吻住了语菲的嘴唇,语菲“嗯”了一声就软倒在了罗西的怀里。

罗西边用舌头品尝着语菲的嫩舌,边快速地解开了语菲的上衣,把语菲的肩带往两边一拉。语菲丰满坚挺的乳房戴着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很薄的乳罩,乳罩中央已被乳汁浸湿,罗西迫不及待地把语菲的乳罩推上去,一对雪白硕大的乳房就完全地裸露出来,粉红的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乳头在罗西的目光中慢慢地坚硬勃起。

罗西双手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乳房,柔软而又有弹性,且不断地有乳汁溢出来,罗西含住了语菲的乳头一阵吮吸,一股股的乳汁涌进了罗西的嘴里。语菲只觉得乳房上传来阵阵趐麻的快感不时地传向全身,小肉洞中禁不住又涌出了一些爱液。

这时罗西的一只手已伸到语菲的裙子下,在语菲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抚摸,手滑到语菲的阴部,在语菲的阴部用手搓弄着。语菲的阴部已是汪洋一片了,她伏在罗西的身上轻轻地扭动着。

罗西的阴茎此刻已是红通通地挺立着,他抱起语菲放在了办公桌上,罗西把语菲的裙子撩起来,语菲白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和白嫩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阴部是一条白色的丝织内裤,几根长长的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罗西把语菲的内裤拉下来,双手抚摸着语菲一双柔美的长腿,语菲的阴毛很多,且乌黑发亮,从鼓鼓的阴丘处一直向下延伸到阴唇的下方,就连紫红色的屁眼周围也有不少的阴毛,乌黑的阴毛在雪白的屁股和大腿的衬托下更加显眼。

语菲因生过孩子的缘故,两片阴唇已变成了紫黑色,但仍很肥厚。罗西用手指轻柔地分开语菲的两片大阴唇,露出了粉红色的嫩肉,嫩肉下方的小肉洞已张开了小嘴,从小嘴中不时地流出少许的淫液,向下流到了屁眼上,使语菲的小屁眼儿在灯光的照耀下了也闪闪发亮。

罗西想都没想就把嘴唇贴到语菲的阴唇上吻了起来,语菲的身体一抖,嘴里含煳不清地说∶“别┅┅不行啊┅┅那里脏啊┅┅”嘴里说着,手却按着罗西的头压向了自己的胯间。

罗西的舌头在语菲的阴部不停地舔来舔去,语菲在罗西的舔弄下嘴里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为了不使自己的声音被人听到,语菲把手捂在了自己的嘴上。

罗西双手托住语菲的腿弯,让语菲的双腿向两侧屈起抬高,罗西先用舌头分开那语菲那卷曲的阴毛,顶开那厚厚的阴唇,顿时一股少妇的体香和阴部特有的酸酸气味冲进了罗西的鼻腔。罗西的舌头轻轻舔着语菲那暗红的阴蒂,并不时用牙齿轻咬着。语菲在罗西的刺激下小屁股轻轻抖动,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啊啊啊┅┅不要了,受不了了┅┅”

语菲的阴道口有如玫瑰花瓣,有复杂的璧纹,此时已经沾满了蜜汁;两片阴唇已充血胀大,上面的血管清晰可见,两片阴唇微微地张合着,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地看到小小的尿道口。罗西看到那种景色,感到目眩,他的脸像是被吸过去似的压在上面,把舌头慢慢探进语菲的阴道中,急促的抖动、进出。

粗糙的舌苔刺激着语菲嫩嫩的阴道,语菲的喘吸声越来越大,勐然,两条玉腿紧紧夹住了罗西的头,一股热热的粘液喷入了罗西的口中。罗西把语菲喷出来的粘液全部吞了下去,并把阴道周边粘上的粘液也都舔得一乾二净,就连流到语菲小屁眼上的粘液也被吃得乾乾净净。

此时罗西的肉棒勃胀得难受,他站起身来,用手套动着胀大的肉棒,“插进来┅┅快┅┅我要┅┅”语菲急促的说,罗西用手扶着早已勃起的阴茎,对着语菲的花瓣,罗西用另一只手分开了语菲的两片阴唇,对着肉洞顶了进去。

“啊┅┅哎呀┅┅”在罗西插入的一刹那,从语菲嘴里迸出了愉快的呻吟。虽说丈夫的这东西在她身体里也出入了无数次,可语菲却从来没感受过这般强劲的刺激,可能是罗西的东西要比丈夫的粗长很多,也可能是很长的时间小肉洞里都没吃过肉,语菲两腿的肌肉一下子都绷紧了。

“噗哧┅┅噗哧┅┅”语菲下身水很多,肉洞又很紧,罗西的每一次抽插都发出淫水“滋滋”溅出的声音。罗西的阴茎几乎每次都插到了语菲的阴道深处,每一插龟头都接近花心,语菲都不由浑身一颤,红唇微启,呻吟一声。

罗西一连气干了四、五十下,语菲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两条腿一条放在罗西的肩头上,另一条裹着纯白丝袜的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了,盘在罗西的腰部,伴随着罗西的抽送而来回晃动,嘴里不断地哼着∶“啊┅┅哎呦┅┅嗯┅┅”

罗西停了一会,又再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肉棒拉到阴道口,再一下插尽进去,罗西的阴囊打在语菲的屁股上,“啪啪”直响。语菲此刻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地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啊┅┅嗯┅┅对┅┅就是那儿┅┅”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肌肉随着紧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

“啊┅┅啊┅┅啊┅┅”语菲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着。

罗西只感觉到语菲的阴道一阵阵地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一样,一股股淫水随着阴茎的拔出而顺着屁股沟流到了桌上,湿成一片,语菲一对丰满的乳房也因身体被撞击而像波浪一样在胸前涌动。

好一阵子以後,罗西终于在语菲阴道发出一阵阵收缩时,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语菲的身体里,烫得语菲浑身不停地颤抖。当罗西从语菲的身体里抽了已变小的阴茎时,语菲仍躺在那儿一动也不想动,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语菲微微肿起的阴唇间向外流出。

   完